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贾府中的怪现象:丫头拿着此物随手送人不心疼,少爷却

发布日期:2020-09-13 06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王夫人房里原本是“进上”的东西,最初连贾宝玉都不舍得给的玫瑰露,此时已经被芳官送给了柳家的女儿柳五儿。而且,芳官一点都没认为这东西“金贵”,反而满不在乎地说“不值什么”。果然,不多一会儿,芳官就拿了一个小玻璃瓶子来,里面是“胭脂一样的汁子”,笑道:“就剩了这些,连瓶子都给你们吧。”

王夫人赶忙道:“哎哟,你不该早来和我说。前儿有人送了两瓶子香露来,原要给他点子的,我怕他胡糟蹋了,就没给,既是他嫌那些玫瑰膏子絮烦,把这个拿两瓶子去,一碗水里只用挑一茶匙,就香得了不得呢!”于是,命彩云拿了两瓶玫瑰露,原来是两个玻璃瓶子,只有三寸大小,上面丝银盖,鹅黄笺上写着“木樨清露”,另一个写着“玫瑰清露”。袭人连连夸赞这东西“好金贵”,王夫人再一次交代袭人,“你好生替他收着,别糟蹋了。”

第六十回,芳官和管小厨房的柳家的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前儿那玫瑰露姐姐吃了不曾?她到底好些了?”柳家的道:“可不都吃了,她爱得什么似的,又不好问你再要的。”芳官道:“不值什么,等我再要些来,给她就是了。”

知儿莫若母。王夫人担心贾宝玉“糟蹋”了这玫瑰露,不过是怕贾宝玉随手乱给人。果然,这些金贵的玫瑰露,被贾宝玉到处送人。

怡红院的丫头们,都可以拿着玫瑰露随便送人;少爷贾环呢?不久之后,王夫人房里被查出来丢了很多东西,其中就包括这“金贵”的玫瑰露。这玫瑰露究竟去了哪里?大家都心知肚明。晴雯道:“太太那边的露,再无别人,分明是彩云偷了给环哥儿去了。”平儿笑道:“谁不知是这个缘故?但今玉钏儿急得哭……可恨彩云,不但不应,还挤兑玉钏儿,说是她偷了去了……”

下人们看不起他。王夫人让贾环抄《金刚咒》的时候,贾环好不容易得到了“显摆”的机会,便一会儿叫彩云来倒茶,一会儿叫玉钏儿来剪剪烛花,一会儿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。丫头们根本不搭理他,只有彩霞好心好意地劝他:“你安分些罢,何苦讨这个厌呢!”

第三十四回,因为贾宝玉挨了打,袭人告诉王夫人:“老太太给了一碗汤,喝了两口,只嚷干渴,要吃酸梅汤,我想着那酸梅是个收敛的东西……倘或吃下去这个,再弄出大病来,可怎么样呢?因此,我劝了半日,才没吃,只拿那糖腌的玫瑰卤子和了吃,吃了半碗,又嫌吃了,不香甜。”

一瓶玫瑰露,怡红院的丫头们都可以拿着随便送人,贾府中堂堂正正的三少爷,却要靠着丫头偷了来送给自己。这就是差别啊,也可以算的是贾府中的又一个怪现象。究其原因,也终究不过是贾环庶出的身份,让他不受待见。

虽然贾环和贾宝玉拿着一样的月例,使唤着数目差不多的下人,但在细节之处,仍然有着巨大的差别。也就是这种差别,让贾环从小就会因为自己庶出的身份而自卑。

贾母对这个孙子根本都没看过一样,王夫人对这个庶出的儿子也是爱答不理。贾宝玉房里的丫头都可以拿着随便送人的东西,对于贾环来说,却求之不得。

作为贾府中的少爷,贾环非常不受待见。除了贾政还基本上能对两个儿子一碗水端平之外,几乎没有人正眼看这位三少爷一眼。

Power by DedeCms